第十八章回忆杀

  他静静看着那座石碑。

  这意味着他的感知落在了上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又确认了一些事情。

  这个更高级文明留下的东西对这个宇宙没有任何影响,只能影响那个高级文明自身的事物。换句话说,如果他还是以前的井九,也可能会被这座黑碑吞噬进去。

  沈青山应该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他没有做过实验,不然一定不会诱他入局,不然万物一剑被黑碑吞噬了,那他的意图便会全部落空。

  他忽然想到雪姬的描述。

  这座黑色方尖碑可以无限扩展。

  又无法影响这个宇宙。

  从这两点来说,与他现在的状态有些相似。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的视线离开了黑色石碑,转身再次飞向太阳。

  这次他没有用先前的方式绕行,而是直接飞了进去。

  不知道是黑色石碑给他带来了些什么,信心还是新的感悟?

  没过多久,他从太阳的那边飞了出来。

  不管是高温炽烈的粒子流还是狂暴的能量反应,都没给他带来任何影响。

  他应该是那位神明之后,第一个穿透恒星的智慧生命。

  那颗蓝色星球上的人们还在盯着那盏灯火。

  他没有作任何停留,飞过那些密密麻麻的战舰,向着太阳系外飞去。

  第三天,他学会了在宇宙里确定自己的位置。

  ……

  ……

  在本星系群的边缘,散落着十几个星系。这些星系不在星河联盟天文局的编列范围内,直到今天依然是隐藏最深的秘密,因为是飞升仙人们的实验星球。

  在那颗遍布雪山草原的星球上,无论是气度庄严的皇都,还是散落在原野田间的村落、部落,所有人都跪在地面,看着远方的雪山,脸上满是惊恐与迷茫。

  佛国子民的信仰无比坚定,那些苦行僧只凭意志便能踏空而起,然而当他们忽然发现居然有两尊佛,而且两尊佛在战斗的时候,又能怎么办?

  最高的那座雪山侧脉已经垮塌大半,可以想见先前的战斗何其激烈。

  雪山之巅。

  欢喜僧瘫坐在大涅盘上,容颜枯槁消瘦,早已不复曾经的英俊,僧衣破烂,浑身到处都是伤口,隐隐还有黑气从伤口里溢出,看着极其凄惨。

  曹园提着那把铁刀,面无表情看着他。

  从蝎尾星云开始的这场追杀,非常漫长而且血腥。

  欢喜僧施尽手段,化身万千,却依然没能摆脱曹园,柳十岁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势也开始爆发,他只能选择了最后的保命方法,回到了佛国。

  他是此间的真佛,自然有无数僧众与信徒前来阻拦曹园。

  欢喜僧本以为曹园如当年的自己一样镇守雪原多年,持慈悲之念,很难对普通民众下杀手,或者可以阻止对方一段时间,却没想到曹园竟是毫不留情地出了手。

  铁刀斩断天地,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僧众与信徒。

  雪山下方被鲜血染红,其间卧着数百具尸体,看着异常刺眼。

  “我本以为你不会出手。”欢喜僧看着他声音微哑说道。

  曹园说道:“既然能飞升,自然是想开了。”

  欢喜僧看过那本小说,知道这是井九对他说的话,不由微嘲一笑。

  曹园连那些普通信徒与僧众都杀了,想来不是迂腐之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看着重伤将死的欢喜僧,却没有挥动铁刀砍过去。

  “像淋草莓酱的雪糕。”一道声音在雪山之巅响起。

  这声音很平静,但想到描述的是满是鲜血的雪山,便透出了一股幽冷的鬼气。更诡异的是,无论雪山还是空气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曹园与欢喜僧向四周望去,什么都没看到。

  天光微敛,凝成一个小孩。

  曹园见那小孩眉眼模糊,似曾相识,忽有所悟,震惊无语。

  欢喜僧也认出了对方是谁,脸上露出似笑似哭的神情,艰难抬起手来,似乎想要触碰对方,颤声道:“你果然走上了这条道路,你也觉得我是对的,是吧?”

  井九没有理他,对曹园说道:“沈青山死了。”

  曹园吃惊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三天前。”

  曹园与欢喜僧更加吃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